当前位置:主 页 > 校园故事 >

青春呼啸而过

时间:2012-03-02 作者:admin 点击:次

  我当你是兄弟

  他名字里有个“龙”字。同学非说叫他“老龙”便宜了他,他只不过是条冒牌的龙。根据龙会飞的原理,大家叫他“老鸟”。

  高四开学的第一天傍晚,我去踢球。我一个“踩单车”轻松摆脱老鸟的堵截,一脚抽射,球轻而易举地进了球门外的臭水沟。踢完球,我问老鸟:“为什么说我强?我并没有把球踢进去啊。”老鸟说:“你穿着一双破拖鞋还来踢球,真是暴强。”后来,我跟老鸟经常在足球场上交流,彼此都很鄙视对方。

  一天晚自习时,他跑到厕所里抽烟。我问:“你为何总躲在厕所里抽烟?难道只是不想让老师看到吗?”老鸟说:“别以为厕所是最臭、最恶心的地方,其实,厕所是校园里唯一宁静的地方。在这里不用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可以把所有的烦恼都排泄掉。”从此,我也喜欢上了待在厕所里抽烟。老鸟说他喜欢摇滚,喜欢汪峰。我没想到我可以和老鸟穿同一条裤子,更没想到他外表疯狂内心坦诚。我跟老鸟唱完汪峰的《笑着哭》后,他对我说:“我当你是兄弟。”

  我忘了老鸟的爱情悲剧是怎么结束的。那段时间,他整天拿着《围城》,动不动就说:“对丑女细看是种残忍。”这句话的直接受害者就是我们校花。

  除了足球、摇滚,老鸟不断向我炫耀他那无法验证的爱情史。他总是说他毫不在意校花。那天,校花跑到男生宿舍哭,宿管人员十分无奈。老鸟跑过来对我说:“这搞得我十分惭愧,真想当场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爱情剧演到最后的时候,校花在班上号啕大哭。老鸟坐到我旁边说:“我真是无地自容,这真像是扒光我的衣服,把我放到讲台上。”

  那天,在KTV里,我们一如既往地点了《无地自容》。鬼哭狼嚎完后,老鸟说:“我们分手了。”我说:“好啊,失恋也别太伤心,被抛弃后还是男人。”老鸟跟我拼酒。我肯定敌不过他,不过喝到一半他就哭了。我抢了他的杯子,喝光了剩下的酒,随后他点了郑钧的《赤裸裸》。之后的事情我忘了,反正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去过那家KTV。

  心在足球就在

  高考结束后,我们到离家很远的一个包装厂打工。选择这个破烂的地方,是因为离家很远,远得忘了高考。我们告别了足球,告别了摇滚,因为我们已经经历两次高考。

  收工后,疲倦地躺在杂乱的宿舍里。老鸟说:“真想K歌。”我看了他一眼,太多的心事其实不必说出口,因为我们彼此明白。我想老鸟是累了,不光是工作的累,每个高考失败后的学子都会回想属于他的那段忧伤,这里不曾有爱情,只有友谊与珍惜。我们轻轻地唱着汪峰的《美丽世界的孤儿》,都哭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们早已被人世遗忘,只是这个美丽世界的孤儿。

  生活总是太无聊,老鸟会寻找属于自己的快乐。除了老鼠和蟑螂,厂里不缺的就是废纸和胶带。他用胶带包起一大堆废纸,便产生了世界上最原始的足球。厂房是我们的足球场,任何时候都是比赛时间。这些仅仅是老鸟和我遗忘世界的方式。

  老板娘扼杀了这个伟大的发明,因为工厂里的玻璃被打碎了。老鸟没有生气,只是异常失落。我安慰他:“没事,心在足球就在,自由不需要方式。”老鸟点了点头,真像一只受伤的鸟儿。“我想她了。”他一头扎进我的怀中。

  我叹了叹气,知道他是一个受伤的孩子。他是真心对她的,但他不会说出口,哪怕最后分手,哪怕自己受伤,他永远不会,他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我的心很痛很痛。”老鸟哭了。头一次他自己哭,我没陪他,因为这是属于他自己的故事。

   我跑到楼下买了一个二手低音炮,插上MP3。“想唱什么歌?”我笑着问。老鸟掀开盖在头上的被子,无奈地笑着说:“《谁伴我闯荡》。”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