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 页 > 校园故事 >

茫茫人海里我的掌上明猪

时间:2014-04-30 作者:天天故事 点击:次

海虾甜:我不是体重200斤穿着大裤衩在显示器前抠鼻孔的怪叔叔!

  1.什么时候和我约会

  住在楼上的朱桑是日语系的学生。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都是一副日系美型男打扮,见到人会很有礼貌地说“扩尼奇瓦”,据说还是学校电台迷死万千少女不偿命的男主播。

  我有幸住在他的楼下。搬完家,他敲开我的门:“我叫朱学智,你可以管我叫朱桑。以后请多多关照,欧巴桑。”我只不过比他大半岁,他居然称呼我欧巴桑。可是我很快从一位年轻的欧巴桑升级成为他的忠实粉丝,隔三差五,他来我这里借洗衣机,借开瓶器,借电磁炉,后来,他干脆带着脏衣服跟蔬菜下来搭伙。白天,他在学校里跟美女们鬼混,晚上回来,他有时候会给我带一只哈密瓜,他的声音真好听,“明早有约会,记得叫我,”我忧心忡忡地答应,心里却暗想,约会,约会,什么时候能跟欧巴桑我约次会?

  2.误会也是一种美

  每天傍晚,放学之后的我坐在篮球场边听广播。

  我忍受凛冽秋风,我忍受饥肠辘辘,我左手奶茶右手汤包,朱桑在广播里念:“下面是数理系王同学的来信,他想对生物系的孙同学说……”这样的情书每天十数封,小学校,小爱情,小主播念小情书。奇怪,怎么没有人给朱桑写过情书?为此我求证朱桑,他回答:“没有没有,有的话我肯定会念的。”不诚实的朱桑大口大口往嘴里塞猪肉,朱桑喜欢吃猪肉,所以我们在一起总是吃猪肉白菜炖粉条。

  因为一个小时的广播,我越来越晚归。周末,房东太太来收房租,她不怀好意地瞧瞧我:“有男朋友了?”我摇摇头。这时候她看到穿着大条纹棉布睡裤正在喝汤的朱桑,他居然在我的房里。“啊,现在的年轻人……”她肯定是觉得我们进展过快。很多时候误会也是一种美,我觉得我没有必要解释。也许朱桑也这样想,很多次,他往出租屋里带漂亮的小学妹,两人打开门,却撞见欧巴桑我头上缠着白毛巾跪在地上擦地板。

  “跟我同居的美女。”朱桑指指我。

  3.再搬家,你还住我楼下咩

  既然是跟朱桑同居的美女,我当然要对他好一点。跟朋友去逛江汉路,去户部巷,我给跟我同居的朱桑买围巾手套以御严冬。晚上,我们喝人参乌鸡汤,朱桑向我抱怨他最近总是被投诉,“谁让你最近老念错字?”“可是——”“这是肾亏啊。”“你——”“以后别老往屋里带漂亮学妹了。”朱桑一边点头一边喝汤,他忽然冲我说:“你做的汤真好喝,以后要是再搬家,你还住我楼下。”哼,想得倒美呢,我还住你楼下,白天你舒舒服服出去鬼混,晚上回来还有人当保姆伺候你?

  朱桑在房东太太温暖的出租屋里度过严冬,春来花几枝,窗外莺燕语,在一个明朗的夜晚,喝醉酒的朱桑敲开了我的房门。他对我说:“你有没有真正喜欢过一个人?”我点点头,顺带心生窃喜。“就是那种,遥不可及的喜欢。”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朱桑喝酒。后来,他嘀嘀咕咕地,居然倒在我的床头睡着了,这可不妙,于是我从他的裤兜里找了钥匙,把他背上楼,开门,将他如一件货物一般扔回到他自己的屋子里。

  可爱的朱桑,他睡着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婴儿。

  4.正牌女友腿上的香猪

  经过那一夜,朱桑对我忽然客气起来了。第二天一大早,他早早地起了床,看到我在二楼厨房煎鸡蛋,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跑过来叼起一只跑掉,他也没有称呼我为欧巴桑。他很是正经规矩地称呼了我的名字,然后对我说早。往后的日子里,朱桑仿佛真正变规矩了,他不再给非亲非故的我带水果,因为他开始自己洗衣服自己收拾屋子一切不再劳我大驾,我在篮球场边喝着酸梅汤,朱桑广播里的情诗逐渐被娱乐八卦新闻取代并且错字愈发少,之后,在一个周末,我去楼上收衣服,看到,已经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没有被带回过学妹的朱桑的屋子里,大门敞开,里面坐着一位大家闺秀。我把头探进去,我问他:“朱桑,女朋友的干活?”他居然不答理我,一本正紧地向他的女朋友解释——“这是我楼下的房客。”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