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 页 >亲情故事 >

宗仓想进敬老院(2)

时间:2014-10-09 作者:未知2 点击:次



    几天后,村长拿着一张纸严肃地告诉宗仓:“该办的我都去替你办了,余下的就是具体手续了。你把村里证明带上,找乡政府刘助理员办一下就全妥了。”

    宗仓颤抖着双手接过证明,认真仔细地叠好,然后小心地揣进内衣口袋,目光湿润地望着村长,感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好半天才挤出三个字:“我、走了。”

    一宿没睡踏实的宗仓第二天一早就揣着证明满怀希望地走进了乡政府。他这天的感觉比第一次来要自信多了。他心想,你们都吃过我的了,给我办事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我还有什么担心和害怕的?哪想到宗仓好不容易找到刘助理员后,人家只看了一眼证明,就说“你回去等消息吧。”只一句话就要把他打发走。宗仓一听急了,连忙问:“你们吃、吃得还好吗?”刘助理员一听,莫名其妙,拉着脸问:“什么吃得好?你的话我怎么听不懂?你、没事吧?先回去,一有结果会告诉你,我这忙着呢。”刘助理员说完就走出办公室将宗仓一个人晾在了那里。宗仓那点可怜的好不容易才树起的自信一下子消失了。他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大脑一片空白。

     像是被迎头一棒打昏了似的宗仓回家后就觉浑身不舒服,一头栽到床上就起不来了。他不知道究竟错在什么地方?是钱少了吃得不好还是吃得次数不够?如果把余下的一百多块再贴上,会不会有效果?假如把这些年辛苦攒的几个钱全用完了还是进不了敬老院,那该怎么办?退一步说,如果不再找了也不再出钱了,乡政府会研究自己的事吗?还能进敬老院吗?宗仓脑袋都想疼了,最后还是决定再去一次乡政府。

     这时村长来了。村长推门进来时,宗仓正躺在床上。宗仓抬起头见是村长,委曲得直想流泪。村长很关心地一步跨到床前问:“怎么啦怎么啦?在饭桌上不是都跟他们讲好了吗?没办成?操,这帮狗日的也太狠心了,肯定是嫌吃得不好嘛!那餐饭我贴了100多块,那些人胃口也太大了,太过份了。宗仓你别伤心,我们一起再想想办法。”

     宗仓流下感激泪水。说:“村长,怎么能让你破废呢?那100多块我、我这正好够数,我给你。”他从枕头底下又摸出布包,抖抖擞擞地数了数,不好意思地说:“还少、少十多块。”

    村长大度地手一挥,算了算了,“我们俩有必要算那么清楚吗?”说完,从宗仓手里拿过钱数都没数就塞进口袋。

     村长走后宗仓挣扎着爬了起来。宗仓开门一看,太阳已经有竹杆高了,明晃晃地耀眼。宗仓响亮地打了两个喷嚏,头也更晕了。他扶着门框才站稳,想吃点什么,揭开锅冷冰冰的,只好拎起破水瓶往碗里倒点温开水喝了,然后叹息着出了门。

     宗仓向乡政府走去,走得很慢。宗仓觉得人发飘。田埂上小草开始枯萎,草上面还有点点露水。这条田埂宗仓不知走了多少遍,过去挑一百多斤重担走在上面都健步如飞。现在别说重担了,就是空手往返一次乡政府也气喘吁吁了。他觉得只两天乌瑟尔的礼仪之靴自己就一下老了许多。

     这时,村长老婆领着孩乌瑟尔的礼仪之靴子乌瑟尔的礼仪之靴从宗仓后面赶了上来。村长老婆关切地问宗仓:“大叔你这是上哪儿呀?”宗仓说去乡政府。村长的孩子三岁,长得虎头虎脑。孩子回过头望着宗仓天真一笑,然后仰着头乌瑟尔的礼仪之靴问妈妈:“我爸给我二百块钱买玩具就是他给的钱吧?”村长老婆一听脸红一阵白一阵赶紧唬着脸骂:“你这小狗崽子尽胡说些什么!”然后拽着孩子踉跄而去。

    宗仓听了一怔,继而什么都明白了,他像被电击了般地顿时感到血液猛地向上直窜,接着缓缓地倒了下去,倒在了他一辈子不知走过了多少遍的田埂上,倒在他赖以生存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黑土地上。开始时他还能隐约听到不远处村长的孩子被母亲痛打了的哭声,后来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