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 页 > 职场故事 >

中介

时间:2013-03-07 作者:admin 点击:次

  在一次次查收邮箱而一无所获之后,我渐渐地开始失落。可就在这天,我投稿编辑的qq头像闪动了。

  “你的稿件已被录用,请把地址发过来吧!”

  我大喜过望,并开始絮絮叨叨地大发“誓言”:

  “谢谢你,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我一定好好写……”

  “稿费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发过去。”

  “哦,没关系,稿费不重要……”

  ……

  在大发了一阵感慨之后,我的兴奋劲儿终于退却了。想想刚刚说过的话,不禁有些嘲笑自己。我在说些什么呢?我在表示衷心吗?还是表示自己的大度,不在乎稿费,只在乎自我价值的实现(这话恐怕我自己都不会太信)?我跟别人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而这些话我又感到好熟悉,因为类似的话也曾有人跟我说过。

  一天中午,一个大一学生打电话咨询一些兼职的情况,我简单介绍了一下之后,他就开始向我表示了:“工资不是问题,有没有都无所谓的,我主要是想锻炼一下自己……”后来他通过了面试,又来短信告诉我:“我一定会好好干,一定会努力的……”听了他的话,我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是笑他的可笑与无知?还是心疼他的初来乍到不解“世情”呢?我不是他的上司,我只是一个中介而已,他跟我说那些话有什么意义呢?

  新学年伊始,因为闲暇时间较多,同时也是为补贴生活费,我和宿舍的同学准备尝试着做中介。我们联系了一些公司,给他们招一些兼职人员。

  谈起中介,我的感情相当复杂。

  曾经通过中介找过工作,其中的波波澜澜至今在心中留下一些疙疙瘩瘩。尤其是北上的那一次。

  当时是一个附近学校的学生介绍我们去北京工作,然后从中收取一部分中介费。因为也曾有同学去过,我们认为没有什么担忧的。可谁知到了那里,我们才发现里面还有许多错综复杂的关系。

  那些同学联系的另一方并不是工厂或者公司,而是所谓的劳务公司,说白了也就是中介。这让人有种“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感觉。

  然而我们并不是被“吃”了就可以获得小小的回报的。因为竞争激烈,有好多不同地区,不同学校的学生中介跟这家劳务公司有“业务”往来。因为去的晚了一些,所以本来安排好的工作都被其他中介撬走了,最终劳务公司只给了我们一个与曾经保证的那份工作相比落差太大的工作,并且还丢下一句话:“你们爱干不干,等着找工作的人多了去了!”我们不愿做廉价的劳动力,所以只能拍屁股走人。我们要抱怨谁呢?劳务公司本来就是以营利为目的的,别人抢先占据了我们的位子,我们又能怎样?那么要去埋怨那个学生中介吗?我似乎又有许多无奈与不忍……

  其实那个学生中介做那件事也是异常辛苦的,大老远的带了许多同学过去,却没有安排好工作,受到许多人的埋怨、攻击。他晚上还要去接另外一班到北京的学生,整整一宿都在站台上。随后他又不停地跟劳务公司的人谈条件,希望我们这些人能够得到满意的工作……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后来看到他的时候,他异常疲惫,连多说几句话的精神都没有了。我递给他一包威化饼干,他挤出一丝微笑,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最后在我们临走的时候,他对我们说:“很抱歉,我收大家的那部分钱不要了。”对于他这样的一个中介,我又能怎样去恨他,去埋怨他呢?即使是恨,是埋怨,似乎里面又夹杂了很多的同情……

  现在我也同样做了中介,他人又是怎样理解我这个角色的呢?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